不用登录免费看黄

不用登录免费看黄二人在洛阳城街头闲逛,买了各种洛阳城有名的美食小吃,找了间干净的酒楼,要了个包厢,晚膳在里面解决。

本来明菲想直接在小摊上吃的,但越往北天气越冷,秦君怕她受凉,便要了间暖室。

吃过晚膳,二人还在酒楼,等待着稍后去夜探。

明菲道:“长青,我想了好多个整蛊明妃的好点子,但都有些损。”

“说来听听。”秦君道。

明菲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这人没有那么大心胸,明妃屡次三番找我麻烦,我怎么也得回敬一二。”

“你说,我帮你做。”秦君道。

意思是,她只管出点子,执行的事,交给他来办。

明菲说道:“投老鼠。”

“几只?”他直接问。

明菲咳咳两声,道:“你不觉得太损了吗?”

“老鼠而已,不吃人,没什么。”秦君道。

长相美丽清纯少女走街元气图片

明菲一阵恶寒,道:“长青,我最怕老鼠。”

“我知道。”他知道的很清楚。

“算了算了,这招太损,还是等你带着我夜探之后,再行定论吧!”明菲道。

今日在洛阳城歇息一晚,会会明妃,明日他们就要回京了。

不过,会留下暗卫,招呼明妃。

“随你。”他轻笑道。

不管怎么,都支持她。

“咱们走吧!一路溜达着去。”明菲道。

秦君付了钱,带着明菲离开。

他们刚出酒楼,正要融入到闹市之中,却被一队十几人围堵住,十几人凶神恶煞,手持刀剑,直指二人。

此刻虽是夜间,但闹市逛街的行人还有很多,见到这一幕,众人纷纷退到远处,生怕惹祸上身。

秦君面不改色,但他却把明菲护在身后,手牵着她的手。

“你们二人,偷了我家大人的东西,现在你们跟我们走,去交代清楚。”为首的人说道。

“滚。”秦君冷喝道。

“呦,外来的小子,脾气挺横啊!”为首的人嘲讽道。

他身后的其他人也都笑出声。

围观人见状,不由得担忧。

这帮人,可是洛阳城一霸,是地头蛇,即便是王孙贵胄来了这洛阳城,都得给他们的主人三分薄面,更不用提这两个身穿棉麻衣裳的普通外地人。

哎!

怪只怪他们出身平凡,怪只怪他们长得太好,怪只怪他们来了洛阳城,怪只怪洛阳城一霸看上了二人。

洛阳一霸有个最大的特点,男女不忌。

所以,这二人,凶多吉少。

其实这事真的是巧了。

明菲二人想要低调,所以内里穿了锦衣,外面却套了件普通人所穿的衣裳。

这才被人误会。

就在秦君正要抬手招暗卫时,一道声音闯了进来,“混账东西,把剑放下,谁准你们如此粗俗,伤了远道而来的客人怎么办?”

说话的人,声音很是熟络,但听在洛阳城人民的耳中,却犹如催命符。

天杀的!

恶霸亲自来了。

由此可见,恶霸多么重视这一次的猎物。

“伯爷。”十几人收了刀剑,低头请安。

恶霸是个三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身形发福,个子高大魁梧,是个不折不扣的壮汉。

他虽四肢发达,但也头脑灵活,家里的生意,被他经营的蒸蒸日上、如火如荼。

而且,他本身还有爵位在身。

说来巧了,他的爵位,是一位无儿无女的远房叔父留给他的,他只不过给那位叔父送了终,便得了那么好的伯爵爵位。

恶霸哈哈笑了两声,眸子发亮地打量着秦君与明菲。

美,极美。

上品,上上品,简直是极品。

他心里高兴,表面带笑,道:“两位贵客,本伯爷确实丢了些东西,但并无属下说的那么严重,所以二位不用在意。”

秦君动了动耳朵,并未理会他,而是把周围人对他的评价听得一清二楚。

秦君是不可能理会这种道貌岸然之人,明菲说道:“既如此,还请行个方便。”

“好说好说。”恶霸怒斥属下:“还不快给两位贵客赔不是。”

“是。”属下们道:“二位贵客,对不起。”

恶霸满意了,笑道:“二位,你们这是要出去?”

“是。”明菲道。

“去往何处?”恶霸说道:“洛阳城我熟得很,二位若是有想去的地方,本伯爷可带二位贵客前去。”

“不用了。”明菲道。

她话音刚落,秦君便牵着她的手,迈步要离开。

眼见如此,恶霸跟上去,道:“二位要去何处?不用怕麻烦本伯爷,本伯爷天生好心肠,最是乐于助人。”

他的话被围观的洛阳城百姓听去,大家简直想要吐他一脸。

啊呸!

没见过如此不要脸之人。

天呐!

快派来天兵把他给收了吧!

好在,恶霸至今逍遥,是因为他聪明。他只劫外来人和洛阳城的小门小户,而不动洛阳城本地乡绅贵族世家之人。

所以,他才在这洛阳城内相安无事。

否则,他若人人都敢惹,早就被洛阳城内的世家大族给办了。

“滚。”秦君轻吐出一个字,随后,他大袖一甩,只见二百来斤的恶霸,居然一轱辘地栽倒在地。

属下大惊,纷纷上前扶他。

秦君怕这些人冲撞到明菲身上,他由牵改抱,直接揽着明菲腰肢,飞身而起,朝着远处袭去。

任由烂摊子丢在身后。

明菲在他怀中,很是安心,她没有多说,只是紧紧抱着他。

难得的光明正大占男神便宜的机会,她要多抱一抱。

被刚才那人恶心到了,还是自家男神具有治愈系功能。

而秦君,抱有同样的想法。

只是,自己的想法,对方却不知。

秦君一直抱着明菲,飞上屋顶,从这座屋顶飞身到下一个屋顶。

每次被秦君抱着飞身,她总会欣喜欢愉。

秦君在两条街外停下。

这里已经远离闹市。

明菲道:“长青,刚才那人很大胆啊!咱们不如再多收拾一个人吧!”

整蛊就好像养猪,养一个是养,养两个也是养。

所以,整人也一样,多一个少一个都不碍事。

“随你高兴。”秦君道。

明菲眸中闪亮,道:“走,先去明妃那里看看。”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