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下载app安装

洛伊珊再次一愣,转头看向邬魁。

邬魁坐在一边的沙发上,此时正抽着烟,一阵灰蓝色的烟正从他嘴里吐出,他身上带着一股野性的气息,即使是坐在那里,也有一种让人觉得他从不受任何限制的感觉,像是一种凶残的野兽,随时都有可能将比他弱小的生物撕成碎片,那厚厚的嘴唇,微黑的皮肤,还有脸上那像是一条蜈蚣一样的伤疤,随着他的面部表情的变换一动一动,像是在爬,看着恶心又恐怖。

这就是邬魁!

邬魁是黑帮老大,他的世界要血腥的多,平时做事也要简单的多,在他看来,惹不起的人不能惹,但那些惹了也没什么大事的人,看不惯直接干掉不就得了,什么事都没有了。

这样的人,泛着一股野性,最是难以把握。

或许,在手段上,古莫斯比邬魁还要狠毒,但古莫斯却不会像邬魁这样随便就去杀人,古莫斯身上有股狠厉,邬魁身上有股野性,这就是他们最根本的区别!

洛伊珊脑子有些懵,干掉景辰?

景辰就算在景家地位尴尬,他也是景家的孙子,更何况还是一个景老爷子亲自教导的孙子,景辰这个人本身就不好对付。

景家跟青帮交好,香港可是青帮的地盘,那个景辰跟青帮的大当家韩泽还有军师诸葛月华关系都不错,在青帮的地盘上想要杀了景辰何其之难?这以后得考虑多少事情?

真杀了景辰,景家肯定会报复,杀不掉景辰,景家依旧会报复……

阴私的手段她洛伊珊不是没有用过,但那也要看对方是谁,对于景辰,她还真没想过要杀了他,这种人哪儿是那么好杀的?要是真这么容易就杀了,那香港那些富商的继承人还不都被商界敌手给杀了?

洛伊珊又想到了自己现在的处境,景家的崛起,也就是这五六十年间的事情,洛伊家族存在的时间是它的两三倍,而且景家还是从最底层一点一点爬起来的,景氏集团真正成为超级财团也就是这三十年间的事情,洛伊家族的人根本就瞧不起景家,跟洛伊家族比,景家不过是个暴发户而已,然而从什么时候起,她们洛伊家族已经被景家打的没有还手之力了?

90后清纯美女校花唯美生活照 清新可人魅力难挡

还好景老爷子年迈,景氏集团进入继承人的换代时期,集团的发展速度缓了下来,如果还是之前景老爷子正当盛年,景氏集团处于全面发展时期,那他们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景辰这个人,很年轻,非常的年轻,他本是景家最不可能坐上继承人位置的人,但洛伊珊偏偏就莫名其妙的觉得景辰很有可能会成为景家的继承人,她潜意识里非常畏惧景辰会成为景家的继承人,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恐惧。

洛伊珊一出生就是东南亚三大豪门洛伊家族的千金小姐,她一直高不可攀贵不可言,她觉得,她的人生就应该是这样的,她会一直这么高不可攀贵不可言下去,然而当她成为家族的当家人时,这短短的几年便让她改变的看法,洛伊家族,是有可能……有可能……

不!她不允许这种可能发生,洛伊家族要是倒了,她不敢想象自己会怎么样。在商场这些年,她见识到了一些家族倒台后那些家族成员的下场,曾经,倒台的人都会是她的竞争对手,然而现在遇上景家,她不确定了……

洛伊珊的心中忽然就升起一股邪气,看邬魁那满不在乎的样子,难道这事真的不难?要是这样的话……

洛伊珊看向站在窗边品酒的古莫斯,不得不说,洛伊珊其实很清楚,古莫斯比自己有能力,这种事情,还是古莫斯拿主意比较稳妥。

邬魁看到洛伊珊眼中的邪恶,又看她望向古莫斯,当即眼中闪过一丝不屑。

邬魁的话,古莫斯没反应,洛伊珊有些急,以前的景辰从来不争景家当家人的位置,他们也只是隐隐猜测景老爷子可能有这个意思,本以为景家那个情况景辰应该是没有多大可能的,但最近一段时间,景辰一改以前的低调,他已经在出手掌控景家了。

之前在美国,他们和景辰交了手,因为他,他们在北美的发展受挫,这才不得不把更多的精力投向欧洲市场,要是景辰做了景家的当家人,那五年……十年……将来还会有洛伊家族的存在吗?

他们把希望都压在江琪身上,而现在,江琪却跟东方晨曦那个臭丫头交好了,那个丫头可是跟景辰好的很,跟她交好那岂不是也有可能会跟景辰也交好?江琪身患绝症,要是真被东方晨曦给治好了,那……

洛伊珊不愿意再往下想。

她看着古莫斯的背影,眸中带着一丝坚定。

“古莫斯,你说话呀!”洛伊珊道。

邬魁的话,古莫斯虽然没表态,但他却是听着的,只不过他觉的现在还不到杀景辰的时候,洛伊珊的目的,或许就是阻止景辰上位,保住洛伊家族,但他古莫斯的目的却不是这个。

他古莫斯最根本的目标是打垮景家,所以,死一个景辰,根本不够!

古莫斯转身,虽然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衫,但整个人的气势却没有半点儿柔和,反而给人更不敢靠近的感觉,一双带着侵略性的眼眸淡淡的看了洛伊珊一眼,只一眼,洛伊珊心中一跳,古莫斯,似乎比邬魁还要可怕!

“你想让我说什么?”古莫斯问。

洛伊珊一愣,不明白古莫斯为什么这么问。

古莫斯让一边的两个掌眼师傅出去。

掌眼师傅出去后,古莫斯也到一边的沙发上坐下。

洛伊珊反应过来,对古莫斯道:“现在形势正朝着最不利我们的方向发展,当然是要你说说该怎么办了?”

原本,他们还有江琪,有欧洲市场,所以洛伊珊还能保持淡定,但现在不一样了。

原本的洛伊家族和古氏家族因为地处东南亚,依靠世界级的黄金水道马六甲海峡,船运业迅速发展,这么多年来两家一直平分秋色,称霸一方,但是,就在他们不知不觉间,出现了一个景家。

如今的景家,船运业已经在东南亚称霸,洛伊家族和古氏家族加起来也不是景家的对手,无奈他们着重发展珠宝,珠宝行业景家没有,这样竞争会小一些,东南亚地区他们珠宝很有名,之前想要往外发展,世界几大市场,除了亚洲,就是北美和欧洲,在北美,他们碰上了景辰,就在他们努力要发展珠宝的时候,景家的高新技术产业也迅速崛起,最大的带头人就是景辰,他们如何能让景家再次出现一大强势行业?自然是想方设法破坏景家高新技术产业在北美的发展,跟景家交了手,结果……呵呵!他们在北美的发展受挫,景家的产业虽然没有发展的过于迅猛,但却比他们要强的多,至少,人家在北美立足了。

而现在,他们想发展欧洲市场,最大的希望就在江琪身上,结果呢?现在江琪还会不会跟他们合作都是未知数了,华夏的市场也很大,原本凭着他们在东南亚的名气,打入华夏内陆市场还是很有希望的,可惜有景家这个死敌在香港守着,他们想进去很难。

如今是1997年,香港回归在即,景家作为香港第一豪门,在曾经很多人搬离香港的时候一直稳坐香港,为华夏稳定香港商界起到了一定的作用,景家想要发展内地市场,那肯定比他们两家要容易的多,政府发面也肯定会给景家优待,这几年因为景老爷子年迈,景家才没有全面进军华夏内地市场,若不然,景家可能已经称霸亚洲了。

景辰这个人,他们在北美两家都斗不过他,要是让他做上了景家当家人,那景氏集团会发展成什么样?到时候或许真的就是长江后浪推前浪,而前浪,便只能死在沙滩上了!

古莫斯平静道:“现在江琪到底是什么态度还不知道,景家继承人也没有确立,你慌什么?江琪那种人,会因为跟一个女孩子交好,就不要整个江山了吗?别忘了,这次的合作,最大的受益者是江琪,至于景家……”

古莫斯冷哼一声,“你以为景老大是吃素的?就算景老大是吃素的,景家的那个大儿媳绝不是什么善良的人,更何况还有章家严家董家那三个老家伙,景辰想上位,比我们急的人多的是。”

邬魁抽完了烟,在一边剥葡萄,一边剥着一边往嘴里送,瞧了洛伊珊一眼,哼了一声,“我说你们这些娘们,再厉害也不过是个娘们,景家的人又不是生了三头六臂,你们两家都是发展了上百年的世家大族,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竟然还会怕他?香港是青帮的地盘又怎样?那小帮派也不少好吧!真到了无路可走的地步,把景家那些重要的人物给解决了不就行了,再厉害的集团,没有领导人还不是倒闭?”

邬魁和古莫斯几句话,洛伊珊便冷静下来,可能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也可能是因为古莫斯的话而找到了努力的方向,所以洛伊珊的心瞬间就平静下来,不再像刚刚那样慌乱,又恢复了她作为洛伊家族当家人的气韵。

重新坐回沙发上,那一身的气质,妩媚透着成熟,稳重中透着干练,这才是洛伊家族几百年世家的当家人。

洛伊家轻轻喝了一口咖啡,笑道:“之前在江琪身上实在是花了太多心思,本以为会一切顺利,谁知道现在冒出来这么一个臭丫头,我一时气愤的无法思考了,也是,一个十几岁的小丫头,江琪那个人,他在商业上的手段可是有目共睹的,还不至于因为一个小丫头就放弃这次合作,这次的合作谈了那么久,两方公司的人都是知道的,将其要是因为一个小丫头忽然要放弃合作,明雅的那些高层也不会答应的,江琪身患绝症,明雅的那些人,估计有不少人都有想法呢!江琪本人也未必就过的有多好。再说了,那天在会场冒出来的那个蓝黛儿,似乎对那个东方晨曦很是厌恶……”

洛伊珊不说话了,一双眼眸笑意深深,继续喝着咖啡。

古莫斯瞧了她一眼,没说话。

邬魁吃完了葡萄,起身对古莫斯和洛伊珊道:“行了,不说了,我先回去了。”

三人打了招呼,邬魁离开。

回到了自己的住处,一旁的小弟连忙过来,对邬魁恭敬的鞠了一躬,邬魁的刀疤脸上泛起狠毒,“找到了没有?”

一边的小弟低着头,有些发抖的道:“回老大,没……没有。”

“什么?”邬魁大喝一声,那小弟吓的差点儿一屁股坐到地上。

“你们那么多人,怎么会找不到一个小丫头?那丫头是来参加翡翠公盘的,肯定就住在附近,怎么会找不到?”

当时在翡翠公盘开幕那天,邬魁在玉石会场被何清熠制住了,他邬魁在东南亚一带称霸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被人那么的下过面子,东南亚是他的地盘,当时可谓是丢人丢到了家,因为江琪在,所以明面上他不好做什么,但私下里……

他邬魁可不是什么善类,东南亚是他的地盘,丢了那么大的人,岂有不报仇的道理?可是他让手下的人去找那个女孩子的住处,竟然找到现在也没有头绪。

小弟弯着腰,低垂着脑袋,声音都有些发抖,“老……老大,我们出动了周围所有的兄弟去找,结果就是一点儿消息也没有,我们还在找……还在找。”

邬魁很是气愤,心里忽然就有些不安,这感觉真是奇怪,他深吸几口气,把这感觉压下去。

“那跟她一起的那些人呢?那个姓秦的,和姓许的呢?”邬魁问。

那天在玉石会场,秦越新一直在晨曦的不远处,两人也有所交流,这一点儿邬魁可是看到了,而许光耀更是一直就跟在何清熠不远处,找不到晨曦,邬魁便把注意打到这两人身上。

那小弟的头垂的更低了,“那个姓秦的我们查不到他跟那个臭丫头有什么关系,是景家的景辰拖姓秦的照顾那个丫头的,那丫头就是来这边玩的,至于那个姓许的,目前只知道是华夏内地的人,手里有珠宝生意,应该跟……跟那个黑衣的男人有点关系。”

说到底就是一点儿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邬魁气的一脚踹翻了面前的茶几,对着小弟吼了一声:“滚!”

小弟吓的连忙跑了出去。

……

香港

景家老宅

景辰来到景老爷子的书房,看着书桌后的老人,景辰恭敬道:“爷爷,你找我?”

景老爷子看着这个自己亲手培养起来的孙子,最近景辰的表现他看在眼里,心中着实很欣慰,有些事情是避免不了的,像他们这样出生豪门的人,尤其要学会豪门家族的生存法则,虽然老爷子也不想这样,但他在商界混了一辈子了,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有些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只不过,一旦碰到是自己的子孙,在一开始,他有些不愿意相信罢了。

现在这个孙子应该是想通了,他愿意跟他一起努力,这自然是好的。

景老爷子笑道:“最近工作怎么样?”

景辰很平静,回道:“还好,至少目前来说对我不算难,有些事情我在美国的时候就会做,现在一直在做船运这一块,这里面有些东西,我还在整理。”

景老爷子道:“船运是景家最强盛的一块,这里面的事情多着呢!爷爷现在身体还不错,你不用着急,慢慢来,想要把这一块的东西全部处理好,你有的事情要忙。”

景家的船运这些年虽然一直都掌握在景老爷子手里老大景元华却也是在做这些的,他是老爷子的长子,在船运这一块有很大的话语权,景元华跟章家董家严家交好,所以船运这一块,这里的弯弯绕绕狠多,有的时候景老爷子即便知道景元华在牺牲景氏集团的利益去帮助章家董家和严家,只要不太过分,他也就当做没看见,因为这三家,董家和严家不说,章家是他夫人的娘家,他照顾一下也没什么。

章家当时乃是香港名门,最近这些年落寞了不少,要是他的夫人还活着,看到这样的章家肯定也开心不起来,所以景老爷子也就没拦着。

老大景元华只要照顾董家严家,那就肯定也要照顾章家,三家平衡,景元华反而不敢过分的明目张胆。

然而最近两年,有些人已经快要忘记自己是谁了。

景老爷子一直冷眼看着,时间长了,自然也就失望了。

他让景辰把工作重心转到船运上,自然就是要景辰清理这一块的事情了。

一旦景辰真的动手清理,那么势必会威胁到章家董家严家甚至是景老大的利益,这样,两方也就对上了,现在景辰愿意去做,那么景老爷子也就明白景辰的态度了。

“晨曦那丫头呢?最近有没有跟你联系?”景老爷子问道。

晨曦在景家住的时间不长,但景老爷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发自内心的喜欢这个女孩子,他让老二去查晨曦的身世,到现在都还没完全弄清楚,虽然理智上他很矛盾,但情感上,他还是希望,晨曦真的是他的外孙女。

提到晨曦,景辰的眼眸也暖了暖,“她去缅甸了,爷爷也知道她的身份,她来香港不是玩的,现在缅甸翡翠公盘正在进行,她去办自己的事了。”

景老爷子来了兴致,“哦?看来你知道的比爷爷多啊!爷爷只知道她去了翡翠公盘,现在看你这表情,似乎是知道她去干什么了!”

景辰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也不隐瞒,回道:“爷爷,景氏集团没有珠宝行业,这两年洛伊家族和古氏家族的船运生意被我们挤掉了不少,现在他们两家加起来也不是我们的对手,便把精力都放在珠宝上,我们没有珠宝,想阻止他们就要花费很大的力气,晨曦想做珠宝,将来也好跟我联手,反正这些年来景家跟洛伊家和古家都已经成仇,基本上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们也没必要客气了,曾经要不是您谨慎,景家早就败在他们手上了。”

景老爷子眼里迸发出亮光,这孩子,是要来真的了?

“你想清楚了?”景老爷子声音里带着一丝期待。

景辰看着景老爷子,眸光中带着坚定,“爷爷,我知道你年轻的时候在那两家手里吃了不少的亏,景氏集团从一开始就一直被他们打压,直到后来景家强大了,他们才不敢那么嚣张,都是做船运的,这么多年早已成敌,景家目前的这个情况,我已经知道古莫斯早就开始动手了,我总要有所应对,我是你的孙子,你曾经没有完成的,我来替你完成。”

景老爷子一愣,随即哈哈大笑,甚至笑着笑着便两眼湿润,这个孙子是景家目前他最看好的一个,也是他这么多年亲自培养起来的,他的梦想,或许也就只有这个孙子能替他完成了。

景老爷子一生都在香港商界一开始他还是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白手起家,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地位,这几十年的时间,他即便一直成功者,辉煌着,但这成功与辉煌的背后,也不可能一点儿坎坷都没有,可惜现在他的那些子孙,有不少人都只知道他是景氏集团的当家人,是香港第一豪门的当家人,还有谁还想起过他的不易,在那段奋斗的日子中,他受了多少的打压,多少的白眼,其中最多的就是来自洛伊家族和古氏家族,他们是大世家,而景家是暴发户,一直瞧不起景家,处处打压处处羞辱他,还好,他都挺过来了,用一辈子的时间,发展到跟他们平起平坐,甚至在商场的地位,已经要超过他们了。

然而,他做的还不够,在这个过程中,他知道,他和那两家已经成仇了,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没的选择了,可是这个时候他却老了,那两家的继承人,已经长成,而他的继承人,唉……

如今听到自己最得意的孙子这么说,景老爷子是发自内心的高兴,甚至还有一些隐隐的激动,他一生的梦想,或许真的就能被这个孙子完成,甚至,是在他的有生之年,让他亲眼看见。

景老爷子起身来到景辰的面前,拍着景辰的两只胳膊,笑道:“好!这才是爷爷的好孙子,不枉费爷爷这么多年来对你的精心教导,好好干,爷爷知道这是份很艰巨的任务,但你要知道,晨曦会帮你的,爷爷,也会帮你的,总有一天,你会成功的,爷爷等着看!”

看着自己爷爷激动的样子,景辰微微笑了笑,晨曦说的没错,爷爷对他是有期盼的,爷爷还是喜欢朝气蓬勃,干劲十足,拼搏向上的样子,既然爷爷喜欢那么他就这样吧!他也觉得,自己这个样子,挺好的!

……

缅甸

何清熠的别墅

夜凉如水,巨大的落地窗外满天繁星,晨曦刚洗完澡,穿着睡裙躺在床上看星星,何清熠穿着黑色的睡衣躺在她身边,晨曦的脑袋正好枕在他腰上。

晨曦动了动脑袋,脑袋下硬邦邦的,“师兄,你最近瘦了好多,身上都是骨头。”

何清熠有些好笑,摸了摸她的长发,“那不是骨头,是肌肉。”

晨曦依旧看着窗外的夜空,用后脑勺蹭了蹭,“好像是哦!”

想到师兄还有自己的事要做,晨曦问道:“师兄,你还能陪我几天?”

何清熠顿了一下,随即又恢复如初,“不急,先在这里陪你几天,等你的事忙完再说,这几天我就在这里陪你看月亮,数星星。”

晨曦眼眸一亮,随即又变成了狡黠,“师兄,你确定要陪我看月亮,数星星?”

“嗯!”

“可是我不喜欢啊!”

何清熠一顿,微微皱了皱眉,女孩子好像都比较喜欢这样无聊又浪漫的事,晨曦不喜欢?他见她这几晚都看着窗外的夜空满眼笑意的。

“那你喜欢做什么?或者说你现在想做什么?我陪你!”

晨曦笑的有些得意,眼中狡黠更甚,“我喜欢你陪着我数月亮,看星星!”

何清熠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他反应过来时这才明白,顿时有些哭笑不得,也有些咬牙切齿,“你是在嫌弃我的智商?”

“嘿嘿嘿嘿呵呵呵……”

晨曦扑倒何清熠怀里,搂着他的脖子,笑着问:“师兄,你帮我数数,天上有几个月亮?”

何清熠瞅了瞅夜空,又瞅了瞅怀中的小人儿,很是聪明的问:“你数出了几个?”

晨曦不说话。

何清熠挑挑眉,“一个!”

“两个!”

“……”

“我说两个就两个!”

“嗯!确实是两个!”

好吧!晨曦说几个就是几个。

晨曦一乐,“这才乖嘛!以后要记得听媳妇儿的话,天大地大媳妇儿最大,我说什么就是什么,听见没?”

何清熠立刻笑开了颜,这丫头已经把自己看成是他的媳妇儿了!

看着师兄笑了,晨曦缓了缓声音,“师兄,跟我在一起的时间你是不是很开心?”

何清熠不假思索的道:“这是当然,也只有你陪着我,我才能这么开心,这些年,我已经习惯了。”

“我以后会一直陪着你的,你相不相信我?”

何清熠一顿,他太了解晨曦,一下子就听出晨曦语气的不同,“晨曦……”

晨曦定定的看着他的双眼,“我说过不会离开你,这辈子跟定了你,师兄,有些事,你还要瞒我多久?”

------题外话------

谢谢大家的票票,今天继续求票,尤其是评价票!评价票!评价票!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秋葵下载app安装

Tagg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