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4_133

  1234_133 “给我,拿去。”陆漫漫红着脸,借酒壮胆,捧起了他的脸。他烙在月匈口上的吻,像细密的针,一直扎进她的心脏里,又痒又痛镑。

   爱情就是这滋味吧,让你又痒又痛!

   “说定了。”纪深爵双手往盥洗台上一撑,眉眼舒展。

   一瞬间,水杯、牙刷全倒了,往池子里滚,往地上掉,叮当乱响。

   她的背靠到了镜子上,镜面冰凉的感觉飞快地渗过她丝薄的衣料,想侵入她的心脏,却被她心脏里面滚烫的温度击退。很快的,这热度攻

  占了她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每一寸血管……

   而热度,是他给予的。

   陆漫漫今天没醉,但不装醉,她不好意思太过主动。于是她哼头痛,然后抱住了他,撒娇,呢喃……

   “纪深爵,你弄痛我了。”

   “爱我吗?”纪深爵扳着她的小脸,低眸看她。一滴滚烫的汗滴到了她的鼻尖上,烫得她一个瑟缩。

   “不爱。”她眯着眼睛,喃喃地说道。

   “爱我吗?”纪深爵眸子蓦地紧缩,把她的下巴捏得更紧栩。

   “不知道。”她吓得往后躲,瞪大了眼睛。

   日常甜美风梦幻美女在外游玩写真

   “爱我吗?”纪深爵追问,停下动作。

   “……”陆漫漫咬着唇,垮着红扑扑,粉润润的脸看他。抓狂,却不敢再像昨晚一样主动。昨晚是醉了,今晚理智还在。

   “嗯?”纪深爵弯着手指,刮过她的鼻尖,宠溺地笑,“就这么说不出口?”

   “你……先别停啊。”陆漫漫硬着头皮说完,扑进他的怀里,臊得想打地洞。

   “先告诉我答案。”纪深爵耐着性子哄她。

   “就这事,你还做买卖呢?你爱

  做不做。”陆漫漫掀了掀眼皮子,纠结地说道。

   “你爱

  做吗?”纪深爵逗她。

   陆漫漫马上就结巴了,吭哧了半天,突然想到了罗笑的那些理论,话滚到唇边,却怎么都没办法像罗笑一样利落地说出来。

   看她脸憋得通红,纪深爵不免好奇,小声说:“想说什么?”

   陆漫漫鼓足勇气,罗笑的那一套还是没能说出来,她毕竟不是罗笑,脸皮薄。挣扎了半天,最后只抱着他的脖子小声说:“你别欺负我,欺负我的人太多了……”

   “以后谁再敢欺负你,我就欺负他上下三代。”纪深爵的下巴在她的额上轻蹭,温柔地说道。

   陆漫漫忍不住地轻笑,这誓发得还成!

   “要是你闺女和儿子呢,你妈呢,你欺负谁去?”她故意问道。

   这问题挺难的,和老妈和媳妇跳进水里,你先救谁一样难。纪深爵曲指,弹她的嘴巴,慢吞吞地笑:“有我镇在这里,今后谁也不敢!”

   陆漫漫咬了咬嘴唇,摇晃手腕,突然生了逗弄他的心思,趴在他耳边小声说:“你是不是真的什么都听我的啊?”

   “除了找野男人,别的都行。”纪深爵提前掐了她可能说下去的话。

   但,陆漫漫才不想在野男人身上做文、、章,她也不想找别的男人,她一向固执,喜欢一个人就是一个人。给这个人生了孩子,一辈子就是这个男人。除非,他负她!

   现在她就想学学罗笑,关上了房门之后,她要做他的小魔女!她鼓足了勇气,解开了手腕上的气球,小声说:“你把它系你的兄弟上给我看……我就相信你什么都听我的。”

   纪深爵的脸都绿了,抬头看了看那条在半空中摆尾巴的鱼,再低头看了看她,从齿缝里挤出一句话,“有本事,你给我系上来!”

   陆漫漫才不要!她掩着唇,不好意思地笑了。她脑补了一下那画面,突然就大声笑了起来,前俯后仰……

   与黎水相隔壁千万里的威尼斯。

   晚上八点。

   赵婧妃面色惨白地看着头顶的灯管,一只飞蛾在灯下飞绕。

   她在这里已经被关了好几个小时了,助理们也不和她说话,把她关进这个连椅子也没有的空房间就离开了。

   她开始还倔强地站在屋中间,后来实在站不起了就靠着墙,再后来只有坐下去等。她想,纪深爵会来见她的,她把事情推干净就行了。还有纪妈妈,纪妈妈一向很听她的话,这回也能成功。

   她咬了一会儿手指,抬头往外看。

   外面一点声音也没有,这有点奇怪,刚刚还有人走动和说话的,虽然声音小,但毕竟能看清。

   她想了想,轻手轻脚地站了起来,贴着墙根靠近了门,试探着拉了拉门。

   门被轻轻拉开了一点缝隙,外面的光透了进来,客厅里真的没有人。

   他们怎么会这么大意?一定是躲在角落里等着她逃出去!赵婧妃关上门,坐回原处。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外面始终没有

   声音,窗外的彩光倒越来越绚烂了,一束束地投进来,在地上交织成彩色的光斑。

   “该死的,要怎么办。”她有些焦躁地踢了几下那些光斑,又扭头往外看。

   说话声又响起来了,这回非常轻。她刚想站起来时,有人过来推开了门,往她这边张望了一眼,随即关紧了门。

   她觉得有些奇怪,连忙爬起来,快步跑到了门边,耳朵贴到上面去听。他们不大,她得使劲把耳朵贴紧,才断断续续听到他们在说什么。

   “晚上的船,送她们母女去埃塞俄比亚,去修铁路。”

   “确定吗?她和纪总不是关系很好的。”

   “因为得罪了纪太太。别问这么多了,船票已经准备好了,到了海上她们没办法逃开,记得多喂她们喝点水,水里放了药,能让她们一直睡。到了地方,再弄醒她们两个。”

   “知道了……十一点半,我调下表。”

   赵婧妃心都凉了,捧着头退了好几步,靠在墙上半晌没动。

   “纪深爵怎么能这样对我?”她咬咬牙,转头看向那扇门,自言自语,“我要出去!谁也不可能控制住我!”

   外面的声音又没了。

   她快步过去拉了拉门,门被锁紧了,根本没有办法打开。

   “该死的,怎么出去。”她用力拍了两下门,大声叫道:“开一下门,我要去卫生间。”

   “里面有。”男人说一口粗狂别扭的中文,推开了一点门。

   “里面没有纸巾了。”赵婧妃捋了捋头发,一脸微笑地看着他,“能帮我拿一卷吗?”

   男人看了看她,转身就走。

   赵婧妃靠在门框上,飞快地打量了一圈四周的情况,还有两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正扭头看着她。她立刻浅笑吟吟地朝那两个人挥了挥手。

   那二人互相看了一眼,注意力回到手机上,继续玩游戏。

   赵婧妃咬了咬牙,拔月退就往大门前冲。

   门是紧锁着的,她心跳如急鼓,用力拽了两下,还没等她拽开,那两个男人已经跑过来了,一左一右地抓住她的胳膊往回拖。

   “回去。”

   男子不骂她,也不凶她,只是冷冰冰地下命令,把她丢回房间。

   “怎么回事?”去拿纸的男人回来了,看到这一幕,马上跑了过来,严厉地问道。

   “她想跑。”另两个盯着赵婧妃,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赵婧妃连退数步,急切地说道:“你们放我走吧,我给你们很多钱,真的,很多钱。你们开个价,绝对比纪深爵给你们的多。”

   “进去。”男子瞟她一眼,过来关门。

   “喂,你们听我说。”赵婧妃扑过来,死死地扳着门,急切地说道:“我和深爵哥哥只是有误会,我们会化解误会的,到时候我会向他说好话,给你们加薪,给你们升职。这种当打手的事,不适合你们,你们都是有真本事的人哪。”

   “进去。”男子还是那副扑克脸,冷冷地扫她一眼,继续关门。

   “不要关着我,我有钱,真的有钱。”赵婧妃慌了,整个人都贴在门框上,大声嚷嚷,“你们开价,一百万?两百万?我付欧元,你们开价。”

   “你这么有钱啊?”男子看上去有些松动,把快挤到她的门重新推开。

   “你都放弃遗产了,哪来的钱?”另两人狐疑地问道。

   “爷爷当时教我投资,我在股市里也赚了不少,还有国外的房产,我真的很有钱。”赵婧妃慌乱地说道:“你们尽管开价,我一定给钱。”

   三人互相看了看,凑到一起去商量。

   赵婧妃稍稍松了口气,抱着门,可怜兮兮地看着他们三人。

   “放一个人,五百万欧元,你们母女两个,一千万欧元。”有一名男子转过来,盯着她看。

   “什么?”赵婧妃尖叫了一声,不满地说道:“我只付我自己的,我给你们,你们送我出去,我给你们去转帐。”

   “你不管你妈妈了?”男人拧拧眉,疑惑地看着她。

   “管啊,我要去筹钱,我只有五百万。”赵婧妃眸光一闪,连连点头栩。

   “先拿钱,网上转帐,钱到,人走。”男人拿了一台电脑过来,往她面前一搁。

   赵婧妃咬牙,接过了电脑,瞪着他们看了好一会儿,才指着沙发说:“我想坐着。”

   “去吧。”二人点头,放赵婧妃过去。

   赵婧妃打开帐户,鼻尖上开始冒汗,身子颤抖不停。

   “五百万……这是我所有的钱了。”她喃喃自语,抬眸看了看三个大男人,“你们能不能少一点?”

   “不少,你不是很有钱吗?”男子摇头,把一张卡扔到她的面前,指着电脑说:“就转在这帐户上。转帐需要时间,时间到了,你钱还没到,那可别怪我们不客气。”

   赵婧妃深深吸气,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调整了一下坐姿,把裙子往上扯了一点,娇声娇气地说道:“其实,我们还能想点别办法。”

   三个男人互相看了看,冷笑。

   “不要别的办法,快点,给钱。”

   “要是给了钱,你们不放我走怎么办?”赵婧妃用力摇头,大声质问道。

   “想走就付钱,不然就回房间去。时间一到就送你上船,去埃塞俄比亚修铁路吧。”男人抓住她的肩膀,像拎着一只小

  鸡崽一样,把她拎了起来。

   “放手,放手。”赵婧妃吓得哇哇大叫,“我付钱。”

   男子把她往地上一丢,她连滚带爬地往沙发前跑。这人摔得有点重,她现在感觉骨头都要散架了。

   “五百万……”她颤着手指,打开电脑,哭着说道:“你们一定要放我走。”

   男子在一边坐下,冷眼看着她转帐。她哆嗦了好半天,终于敲下了最后一个数字。系统立刻开始执行指令,弹出了提示框。鼠标停在Yes和no之间,久久不肯摁下去。

   “快点。”男子不耐烦了,抓住她的手往下摁。

   “不要……”赵婧妃崩溃了,嚎啕大哭起来,“这是我的钱,我所有的钱……凭什么要拿走我的钱?这都是我自己的!该死的纪深爵,你居然敢这样对我!我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还有那个陆漫漫,臭女人,烂女人,她有什么好?她什么都不如我,全都不如我!长得那么难看,只会装可怜博人同情……摔她一个杯子怎么了?摔她一个杯子就要让我去修铁路!我修座坟埋她还差不多!之前就应该用麝香用多一点,免得她生下这双孽种,让她有机会缠住深爵哥哥。”

   “还有那个老女人,她怎么这么没用?连一个陆漫漫都赶不走!我白哄你这么久了……你就给我打一个电

  话,你倒是来救我啊……我才不要去南非修铁路!都怪该死的陆漫漫,我那时候就不应该心软,应该弄死你的!哪个没用的东西,索道车怎么不砸死陆漫漫,应该往里面放毒气毒死她,放汽油烧死她……”

   她双手在电脑上面用力拍打,崩溃地大骂不停。

   “你不是还有十亿遗产吗,你哭什么穷?”男人突然问道。

   “我哪来的十亿啊?你他

  妈

  的给我十亿啊?你们这些强盗,就这么把我的东西抢走了?我要报警!你们这些强盗。”赵婧妃跳起来,大吼道。

   “坐下。”男子摁她坐下,抓起了遥控器一按。

   墙边缓缓悬下一个屏幕,画面闪了闪,出现了一扇熟悉的窗户。

   赵婧妃哆嗦了一下,用力抱住了双臂。

   这窗户她见过太多回了,就是沉默庄园,纪妈妈房间里的那一扇。她曾经无数次和纪妈妈一起躺在那间房复古的大床上面,一起聊天,哄纪妈妈开心。

   那时候她是真心的,她真心想当纪妈妈的媳妇,嫁给纪深爵。

   如果不是陆漫漫的出现,她一定成功了!

   “干妈……”她双唇哆嗦着,干巴巴地挤出了一句。

   纪妈妈的身影慢慢走进了屏幕中,红着眼睛怔怔地看着她。

   “干妈,我是说气话。”赵婧妃猛地站起来,嘶吼道:“你别信啊,是他们气我,他们刺激我的……”

   纪妈妈张张嘴,又合上了,朝她摆了摆手,慢慢地走出了她的视线。

   “干妈,你回来,你倒是救我啊。”赵婧妃急了,扑过去,抱着屏幕猛地摇晃。

   这时里面传出了她更熟悉的声音。

   “赵婧妃,你今天有的一切,都是别人给你的。你本来可以好好享受,

   没人会拿回来。现在,我要帮漫漫拿回来。你所有的一切,都是漫漫的。任何伤害漫漫的人,我都不会原谅。”

   “深爵哥哥,你听我说,我刚说的真是气话……不是我做的……是误会……”她用力拍打着屏幕,嚎啕大哭,“你听我解释啊,我真的没有做过,都是别人陷害我的。”

   屏幕关上了,影像消失。

   自始至终,纪深爵并没有在屏幕上出现,不想看到她,也不想让她看到。

   “深爵哥哥,真的不是我做的。”赵婧妃脚一软,滑坐下去,捂着脸大哭,“求求你了,你原谅我啊,你相信我,真的不是我……”

   她哭着哭着,开始捶打屏幕,一下比一下重。

   “该死的纪深爵,你和陆漫漫不会有好下场的。你这么有本事,怎么不知道到底是谁害你的呢?告诉你,我知道!我就不告诉你,哈哈,到时候你就等着看陆漫漫被人先女干后杀,我看你有什么本事保护她。”

   “你闭嘴吧,疯婆子。”男子从后面用力拍了一下她的后脑勺。

   她的额头撞到屏幕上,转过头,瞪着血红的眼睛看着男子,愤怒地吼道:“你敢打我?你拿了我的钱还敢打我?”

   “疯子。”男子朝身后的人递了个眼色。

   那两人拿了一个黑色的大袋子过来,把她摁到地上捆结实,塞进了袋子里。

   “唔,放开我……”赵婧妃大叫道。

   “送你去埃塞俄比亚,到了那里自己去找工作。你如果听话,就把你从袋子里放出来,如果不听话,就这样装进集装箱,一直关到目的地。”

   “我才不要去……”赵婧妃大哭大闹,在袋子挣扎得像濒死的鱼。

   “别吵了。”有个人终于忍不住了,拿了胶带过来,把她的嘴给粘上,恼火地说道:“上帝,你吵得我的耳朵都快聋了,这回终于要安静了。”

   赵婧妃眼睛直直地看了他们一会儿,突然眼睛一翻,晕了过去。

   “给她喂心脏病的药,不要让她死了。”男子抛了一个药瓶过来,撕开胶带,强行喂进了她的嘴里。

   “那边太阳很大的吧,可惜长这么白了。”另一个人撇撇嘴,走开了。

   没有身份,没有名字,没有钱,就这么去了陌生的国度,贫穷的地方,让最爱钱的她要怎么生活下去?

   陆漫漫的新公司开幕了。

   今天公司的事多,但普瓦图剪彩之后就会离开,大小事务都会交到陆漫漫一个人手里。

   这是她第二次独立担起一家公司的重担。第一次,SSL,她失败了。一败涂地,惨不忍睹。这一回她可不能再输了,不然她可再没勇气说自己能承担一切。

   她忙到九点半才停下来,肚子饿得咕噜直叫。

   “喂。”有人敲门。

   她抬头看,只见湛昱梵捧着一只饭盒站在门口。

   “你还没回去?”她站起来,惊讶地问道。

   “上头的人很重视你们公司,所以一切法律文件都要让我亲自过目,我和你一起加班。”湛昱梵笑着走过来,把饭盒放到她面前,指了指,温和地说道:“我太太做的,你尝尝。”

   “你太太来了吗?”陆漫漫好奇地往他身后张望。

   “她不爱出门,让人给我送来的。不过她的手艺真的很好,你尝尝。蛋包饭,色香味俱全。”他打开盒子,用筷子夹了一个给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