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7_86

  0157_86不等苏德言把话说完,玉璇玑已经凌厉的打断,目光更是骇人:“哦?一两件?苏丞相当本督是叫花子?”

  “不敢不敢,九千岁随便挑。”一句话说完,苏德言险些呕血。

  随便挑,他丞相府的宝贝啊。

  所幸的是,玉璇玑听完这话便不再找丞相府的茬。

  苏德言在心里暗暗松了口气,损失些宝贝没关系,只要保住苏绯色这课摇钱树就行。

  苏静柔将苏德言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禁心中懊恼。

  丞相府的希望一直是她,什么时候变成苏绯色这个贱人了。

  她双眼微眯,就朝苏静甜使了一个眼色。

  苏静甜会意,赶紧拿出一个画轴状的东西:“今日既然是兰陵郡主的册封宴,甜儿特意绣了这副百花齐放送给兰陵郡主,希望兰陵郡主喜欢。”

  说罢,立刻有宫女上前将她的画轴打开。

  这一打开,所有人都不禁倒吸了口冷气。

  好漂亮的百花齐放图,绣工精巧,配色鲜艳,绝对是绣品中的上乘之作。

   清纯软妹格子衬衫温婉笑容青涩私拍图片

  没想到苏静甜还有这般巧手。

  苏绯色瞄了一眼百花齐放图,嘴角立刻勾了起来。

  只见她故**不释手的上前用手摸了摸,这才惊喜开口:“四妹妹平日里连荷包都不曾绣送给我,如今竟然大显身手绣出这么一副百花齐放图来,本郡主真是受宠若惊啊。”

  她的话音落,大家对苏静甜刚有的好感瞬间少了许多。

  平日里连荷包都不曾送过,现在突然送此大礼,岂不正是刻意的阿谀奉承。

  见苏绯色当上了兰陵郡主,想巴结了。

  苏静甜的脸色也是一变,赶紧解释:“其实我早就想给兰陵郡主绣点什么了,只可惜一直绣不出满意的作品,幸好这次的百花齐放图顺利完成,不然甜儿真不知道该拿什么给兰陵郡主当贺礼。”

  “你我本就是亲姐妹,送什么还不是心意到就行了,本郡主只是有些好奇,从今日早朝皇上册封本郡主至今不过一个白天,甜儿是怎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绣出这么精致的百花齐放图?”苏绯色眨了眨眼无辜的问道。

  “这......”苏静甜突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掉入苏绯色的圈套了。

  她肯定不能说这副百花齐放图是她用一个白天的时间绣完的。

  别说是在场的满朝文武,就是说给三岁小孩听,三岁小孩也未必相信。

  可她如果说这百花齐放图是提前绣好的,苏绯色肯定又会问。

  为什么提前绣好,绣送给谁的?

  她该如何回答?

  “其实这副百花齐放图甜儿本来是想绣给本宫的,可惜迟迟没有绣好,绣好之日又正好是兰陵郡主册封之时,甜儿就与本宫商量说这副百花齐放图与兰陵郡主有缘,不如就赠与兰陵郡主当贺礼,本宫也是这么觉得,便答应了。”见苏静甜犹豫了好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苏静柔只好帮她回答。

  “原来本郡主是沾了柔妃娘娘的光,谢谢柔妃娘娘。”苏绯色微笑着朝苏静柔福了福身,似乎并没觉得这事有什么不妥。

  众人将这一来一去看在眼里,不禁唏嘘。

  苏静柔的确给出了一个很合理的解释。

  可她这么说就等于苏绯色不如她,连贺礼都只能拿她剩下的。

  再加上苏绯色刚刚那副见怪不怪的反应,看来这种事情在她们姐妹之间经常发生。

  也对,苏静柔和苏静甜毕竟是亲姐妹,苏绯色却是个庶出,被欺负也是难免的。

  想到这里,众人对苏静甜仅有的一点好感也彻底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苏绯色的同情。

  糟糕,难道连她也中了苏绯色的计?

  苏静柔见众人看苏绯色的目光都不太一样了,不由心头大怒,脸上却笑得更温柔:“兰陵郡主既然收了甜儿的贺礼,不如也绣一幅当做回礼吧,也让本宫看看你们姐妹两谁的手艺更甚。”

  刺绣这门手艺最讲究的是熟能生巧。

  她从来没见过甚至听说过苏绯色碰针线。

  她就不信苏绯色能绣出比这副百花齐放图更好的东西来。

  苏绯色倒也淡定,直接摇了摇头:“让柔妃娘娘失望了,本郡主并不懂针线。”

  “哦?甜儿绣工都已经如此精湛了,兰陵郡主竟然还不懂针线,这......是本宫疏忽了,从今天起,兰陵郡主便到贤柔宫来吧,本宫一定会请最好的绣娘教你的。”苏静柔故作自责,实际却是嘲讽苏绯色连妹妹都不如。

  而刺绣是官家小姐最基本的,别说官家小姐,就是穷人家的姑娘也会。

  如今苏绯色竟然一脸正色的说她不会,不禁让人对她的能力多了几分怀疑。

  见此,苏绯色却不慌不忙:“多谢柔妃娘娘关心,只是人各有所长,绯色的兴趣并不在这些琴棋书画上,学了也是枉然,更何况,丞相府有四位小姐,一位是柔妃,一位是王妃,再不济也是个郡主,四妹妹只会针线别无其他,难道我们还能因此逼四妹妹学兵法?”

  一句话,不仅把苏静柔送的难堪和羞辱都还了回去。

  还提醒了大家她虽然不会针线,却比会针线的苏静甜有用得多。

  “没错,兰陵郡主可是我们宋国的女英雄,不会针线也无妨。”福将军大声喊到。

  有了他开头,大家纷纷附和。

  苏绯色顿时成了所有人夸赞的对象,而苏静甜......

  哪儿凉快哪儿去。

  针线?谁不会!

  见此,苏静甜气得就要疯了。

  苏绯色这个小贱人凭什么踩在她头上,凭什么受到那么多人的称赞,凭什么?

  花船会并没有因为这些插曲被影响,一切按部就班的进行着。

  半天下来,许多大臣都已经喝得忘乎所以了。

  而苏绯色也因为太多人来敬酒有些微醺,只好趁着没人注意到船尾吹吹风,清醒一下。

  没想到苏静甜也跟了过来,满脸讨好的笑道:“三姐姐。”

  苏绯色看都没看她一眼就冷冷说道:“皇上和文武百官都在,四妹妹还是喊我兰陵郡主的好。”

  【作者题外话】: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