免费小说阅读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孟圆圆陈知让)_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孟圆圆陈知让)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 金马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孟圆圆陈知让)_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孟圆圆陈知让)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免费小说阅读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孟圆圆陈知让)_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孟圆圆陈知让)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金马小说

免费小说阅读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孟圆圆陈知让)_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孟圆圆陈知让)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孟圆圆陈知让,《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孟圆圆,一名漂亮的法医,飞机失事让她穿进了一本她只看过开头的霸道总裁爱上我的小说里,遇见了她一生的纠缠。陈知让的人生全是灰黑色,在他看到光的那一刻,却再一次被拉入更深的地狱。她本以为会是爱与被爱的一场救赎,后来才发现那是永不见光的深渊。“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明媚肆意法医女主VS纯情小可怜总裁男主 ]...

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

免费试读

陈知让对突然涌进的光有点儿不适应,孟圆圆赶紧跑过去。

当陈知让再次睁眼看过去的时候,孟圆圆已经来到了他的面前,身后全是光。

“陈知让,我们回家。”

孟圆圆伸手去扶他起来:“你的双拐呢?”

视线又往旁边看了看,却没找到。

“掉下去了。”

他进来的时候太黑了,不小心就掉了下去,他只好坐在楼梯上了。

“那我当你的拐杖好了,你扶好了。”

这句话像是一颗小石子,投入了陈知让的心间,泛起了一圈圈涟漪。

孟圆圆看书的时候就挺心疼他的,没人疼没人爱的小可怜,明明他都那么努力不拖累别人了,为什么家里人还要这么对待他。

等两人出来的时候,陈镇峰胡子都要气歪了。

“爷爷,我和知让就先回去了。”二话不说就带着他离开了老宅。

上车后,陈知让依旧让司机带他们去医院,孟圆圆太反常了,就好像之前那个满眼嫌恶的人不是她了一样。

孟圆圆被强制做了所有的检查,检查结果只是表示她有些贫血,其他都很正常。

两人深夜回的家,孟圆圆说话算话,连夜把东西全部搬进了陈知让的房间里。

“那张嫂是余晚秋的人,我跟她说了,今后好好和你过日子。”

“为什么?”

陈知让不明白,一个过敏而已,她至于像换了一个芯一样吗?

自然是因为你是我现在唯一可以依靠的人,她初来乍到的,能有什么办法?

“你不想和我过日子?”

孟圆圆抱着枕头来到他旁边,他赶紧往书桌里靠了下。

陈知让挺想的,毕竟他都没想过有一天能娶老婆,虽然是有商场利益,但谁不想真正有个家。

他见过孟圆圆看他的眼神,和余晚秋他们的一样,所以他早就没了这种幻想。

孟圆圆是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陈知让,我想和你说件事,但你不要被吓到。”

“你说。”

“你老婆孟圆圆已经死了,过敏窒息。”

孟圆圆抱着枕头,一脸遗憾的看着他。

“你说什么?”

陈知让觉得她疯了!肯定是疯了!

“我知道你不信,但这是真的。”

陈知让手握拳又松开,又定定看着她:“你是不是神经出问题了?”

孟圆圆叹了一口气:“看吧,你这个反应,我没法说下去了。”

“我凭什么相信你?”

“明天你让信得过的人买一副手术刀,猪心,或者兔子,我给解剖一下,你原老婆肯定没这个技术。”

“我是一个法医,我乘坐的飞机失事了,就来到了这里,我想着回去的可能性也不大了,就想好好和你过日子,当然了,你不愿意也没事,不过你得收留我一段时间,我去找个工作。”

“荒唐!”

陈知让摇着轮椅离开,去了浴室,他想不通,但是从她醒来的所做所为,的确和之前的不一样,一个人不可能短时间内有那么大的变化。

等他从浴室出来,孟圆圆已经在他床上呼呼大睡了。

想到刚才的话,他只能去旁边的沙发上将就一下。

孟圆圆一大早起来,就见沙发上的人了,他睡得很不安稳,靠在左侧,她拿了一个软垫过去,给他垫着右后方做支撑。

陈知让感觉到身后的异样,立马睁开了眼,坐起来。

因为右臀的萎缩,他根本坐不稳,必须把力靠在左边,猛的一下让他差点儿跌回去。

孟圆圆赶紧扶稳他,还把软垫放到他的右臀下,让他有个平衡。

“谢谢。”陈知让脸上有了红晕,忙抱着着被子往沙发背靠。

孟圆圆蹲在他身前:“不客气,你找人买了吗?”

“什么?”

孟圆圆发现他头上翘了两根呆毛,配上他这一脸懵的表情,觉得有些可爱,就伸手去压了下。

“我要的手术刀,猪心或者活兔子。”

陈知让被她的动作吓到,又开始往后缩,可是缩不了了。

“买了,应该马上就到。”

“那我先去洗漱了。”

孟圆圆昨天太累了,导致她直接就睡了,今天在镜子前,她才第一次见这位孟小姐的长相,和她长的一模一样。

但比她瘦,还有这厚厚的刘海是怎么一回事,直接把她的美貌给挡了。

她又看了一下这及腰的长发,啧,她从来没留过这么长的。

她洗漱了下,就把头发绑了个马尾出去了。

她出去的时候,陈知让已经西装笔挺的靠坐在轮椅上了,桌上有个笼子,里面是只活蹦乱跳的兔子,他竟然还贴心给准备了麻醉剂,手套。

孟圆圆走到他身边:“你怎么不放个垫子,这样坐多难受啊?”

“习惯了,开始吧!”

其实他每天后腰都是疼的,但他不能放垫子,那样被看见,人家会更加嘲笑他是个连椅子都坐不稳的怪物。

只要是在公司,他坐的比谁都直,除非是疼得实在厉害,他才会往左边靠,不过这样的几率很小,他一般都能忍下来。

孟圆圆还是从旁边拿了两个软垫过来,强行给他垫好。

“你自个儿房间,怎么舒服怎么来。”

说着她就戴上口罩手套,给兔子打了针麻药,利落地给兔子开膛破肚,手法精妙的取出里面的内脏,又放了回去,陈知让在旁边看的头皮发麻。

最后她又帮兔子做了缝合:“我之前都是给尸体解剖,这只兔子要不等会儿让阿姨做个麻辣兔丁?”

陈知让忍不住吐了出来,孟圆圆早就有准备拿了个塑料袋给他兜着。

好在他没吃什么早饭,不过他也不想吃早饭了。

孟圆圆收拾好,把窗子开大了些,来到他面前。

“这下你信了吧!我真不是你老婆。”

早晨的一束光打了进来,再一次准确的照在她的身后。

陈知让鬼使神差的抓住她的手,抬头看她。

“你是陈知让的老婆!”

孟圆圆弯下腰,和他平视,这一次光落到了她头发上,滚上了金边。

“这样吧!等你找到你喜欢的人,我就离开。”反正她现在又没地方可去。

小说《陈知让,我可以追你吗?》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