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必恰好(唐子承白梦)热门小说阅读_在线阅读免费小说何必恰好唐子承白梦 - 香港上网卡-香港手机卡-香港流量卡 何必恰好(唐子承白梦)热门小说阅读_在线阅读免费小说何必恰好唐子承白梦 何必恰好(唐子承白梦)热门小说阅读_在线阅读免费小说何必恰好唐子承白梦

香港上网卡-香港手机卡-香港流量卡

何必恰好(唐子承白梦)热门小说阅读_在线阅读免费小说何必恰好唐子承白梦

《何必恰好》是作者 “冬天也不冷”的倾心著作,唐子承白梦是小说中的主角,内容概括:嘴甜心冷的天蝎小糊花帮助好友协议结婚,却和好友弟弟嘴硬心软的傲娇天秤男从欢喜冤家到相互帮扶,因为意外面临财富和感情的选择,她学会了爱人,也学会了爱己,糟糕的从来不是爱情,而是那些打着爱情名义自私又懦弱的人们。...

何必恰好

何必恰好 在线试读

白梦挽着唐子承走的每一步都带着沉重。

唐子承停在离门口十几步的地方,他依旧身姿挺拔,没有任何表情,只是静静地站着。

时间一分一分过去了。

门里的这场盛宴不管何时落下帷幕己经与他无关了,汪成己经做了选择,汪家的辉煌将得以继续,汪家的继承人将继续遵守着这个世界中的秩序,体面的活着。

娶妻,生子,继承家业。

他觉得自己站了有一个世纪,其实也不过几分钟而己。

他握着白梦的手腕,终于离开了这场做了整个青春的梦。

白梦赤脚坐在江边公园的石头上,那双精致的恨天高随意的扔在草地上,唐子承席地而坐,两个人面前是一堆空酒瓶。

在路灯的余光中这两个人还挺显眼。

风一吹,空气里都带着酒气,夜跑的人自觉地绕开他们,可是跑远了还是忍不住回头,毕竟穿着露肩礼服眉眼精致又喝酒那么豪放的人并不多见。

唐子承回头瞟了一眼驻足打量他们的路人,那个人可能也觉得有点尴尬,转头就继续了自己的夜跑。

他把西服外套脱下扔给白梦,“披上点儿吧!

夜里风大。”

白梦接过来随意的搭在肩上,外套上是很好闻的檀香,她原来也调侃过唐子承,谁家好人喜欢这种香啊!

和去庙里有什么区别。

当时他说,心静。

唐子承就是唐子承,失个恋都比别人文静。

白梦回想起自己某次失恋后的鬼哭狼嚎觉得真的得承认人类的多样性。

她现在有心想安慰安慰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组织语言,只好一瓶一瓶的陪他喝酒。

她暗暗希望,让他醉一场吧!

梦醒了,一切都会变好吧!

唐子承当然值得更好的!

远处江上灰蒙蒙的雾气轻易的把人拽进了回忆。

白梦是从14岁那年才开始,成为白梦。

往前的那13年里,她的名字是许梦。

她13岁之前的人生顺风顺水,能挣钱的爸漂亮的妈,甜甜蜜蜜的家庭氛围,她长相甜美人也仗义,在汉中初中部混的如鱼得水,也是大院里最讨人喜欢的小丫头。

爷爷当了一辈子的兵,一心想让小儿子从政或者参军,他偏偏就下海经了商。

事业做到最大的时候,爷爷心里也是不大瞧得起的。

原想着事业规划不听父母的也就算了,婚姻大事总该遵循家人意见,他老战友顾家的女儿十分优秀双方老人都有意撮合。

他又领回来了东海小城里那个姓白的女人,在爷爷眼里白南茉所有优点都是缺点。

长得太漂亮又有缠丝花似的性格,这些毫不附和爷爷这个当了一辈子兵的北方老头的要求。

总算是怀孕了,最后还生了个长得和她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小丫头片子,他翻了半宿字典给这个小丫头取了名字,许冉星。

冉冉升起的新星,辉煌夺目力争上游。

结果百天的时候,他才知道孙女户口本上的名字己经叫做许梦。

妈妈从来是不愿意回老宅的,逢年过节没办法才会回去应付一下。

但从她会说话开始,每周都会回去。

嘴甜儿人美的小丫头老早拿下了看上去一本正经的爷爷,在爷爷的支持下她总算摆脱了无聊的钢琴课,如愿的学了攀岩。

彼时的烦恼不过是,考试没考好,攀岩课上被唐子翼领了先。

那家伙每次赢了还会嘚瑟的炫耀一下,“出手要快,姿势要帅!”

唐子翼和他哥哥长得有八九分相似,可完全是两个性格。

如果按照命运原本的轨迹,她觉得成为一个野生动物摄影师,背上行囊爬山涉水的环游世界挺酷的,她八成做不来学个商科子承父业的经营公司。

她清楚的知道自己可以任性,只要她想,爸爸妈妈总会让她如意。

后来命运清楚的教会她做人,还没从爷爷病逝的阴影中走出来,那场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就让爸爸一夜之间一无所有,债台高筑。

回家之后总能听见客厅里争吵的声音,然后在她推门的瞬间戛然而止。

沉默将是唯一的主题。

从天之骄子跌落凡尘是种怎样的感觉她不得而知,只知道有一天深夜妈妈把客厅里的酒瓶叮叮当当的收拾好之后就没再出现过。

妈妈那天在门口站了很久,然后轻轻地敲了敲门。

她听见了,也明白,捂着嘴巴哭没有应声。

她想陪爸爸振作起来,她努力的学习,拿着期末成绩单满心欢喜的回家。

那天下了好大一场雪,迟到的公交,脏兮兮的靴子,冻得发红的手指,和楼下那一滩暗红色的印记。

很多年以后,她偶尔还会梦见自己在一片看不见尽头的雪原中瑟瑟发抖。

嘈杂的人群围着警戒线里盖着白布的人议论纷纷,爸爸的名字突兀的出现在那些人口中。

是唐子承背着她走出了那片雪地。

再次重逢的时候,己经是16岁。

学校里风言风语的传有人暑期撞见国际班唐子承和一个男生接吻。

白梦从东海市转学回了汉中,那年她高一,唐子承高三。

在十八九岁的年纪里,这样的新闻算是很劲爆。

更何况在这座非富即贵的私立学校,一个个学生精力更是充沛。

贴吧里一张模糊的照片隐约能看出唐子承的轮廓,重叠的身影却看不清对方是谁,头发很短,像是个男生。

那年的少年还没修练出如今的道行,涨红着脸被三个同学堵在体育馆里嘲笑,有个人喊了声唐子承,白梦己经走到门口的脚步声声顿住。

她转身走了回来,淡定的拨开围着唐子承的人,毫不在意人家都比她高了一头。

甜甜的笑了下“子承哥哥,等你有一会儿了,一起回家啊?

我暑期的作业落在你家了。”

白梦那年是利落的短发,一双葡萄似的眼睛俏生生的看着他们,还没说话嘴角的梨涡先露了出来。

几个人高马大的少年红着脸往后退了几步,唐子承犹豫了一下说“好啊。”

走出体育场,他还一本正经的说“谢谢你,许梦。”

“白梦,我现在叫白梦,白日做梦的白。”

她无所谓的耸耸肩,就打算告别。

大概是无数巧合,让两个南辕北辙的人成了好友。

白梦感觉还记得唐子承留学前夕笑的像个傻子告诉她“我不是喜欢男人,只是我喜欢的汪成恰好是个男人。”

原本说好一起反抗全世界,结果有人先松了手。

白梦喝下最后一口啤酒,爱情在现实面前果然还是一文不值。

他们安静的看向远方,不知道能在那片雾气中看出什么名堂。

唐子承的手机突兀的响了起来。

小说《何必恰好》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继续阅读